大埔聚落保存新命題-具未來性的核心價值

大埔聚落保存的新命題—具未來性的核心價值

時間:2011年11月05日 9:00-10:30
引言人:林崇熙 老師
主持人:李永展 老師
與談人:工務局代表朱秀珍、馬管處代表林建成、曹以雄局長、謝春寶先生、鄭惠琴老師

曹以雄局長致詞:
大埔的論壇包括學者、社區、修繕業者,包括資源的提供者,希望在這樣的論壇中,提供一個新的思維。10年當中,我們有不少的缺失,跟在地居民思維的覺醒,希望在這個論壇中可以順利進行討論。

李浩華理事長:
大埔在很多遊客的眼中是很漂亮的地方,另外大埔在聚落保存的形式中,也是相當完整的。那馬祖想要進入世界遺產的話,大埔應該是非常有機會的。目前,如果大埔可以結合風管處的整修計畫,以及文化局的聚落保存計畫的話,那大埔漁村應該是聚落保存很好的示範點。那我們這麼多的資金與人力投入在大埔後,我們希望以後能夠讓大埔保持一定的在地美感,這是今天論壇的重點,希望大家多多討論、指教。

李永展教授:
我們就先請林老師,因為林老師在東莒住了一個多月,那我們先請林老師講一下聚落居住的核心價值,再來開放與談。

林崇熙老師:

大埔聚落保存的前瞻性價值經營

在東莒福正住了一個多月,對於文化資產保存有了完全不同的想法。聚落保存是一個非常不容易的事情,全世界有各式各樣的國家在做聚落保存,但是樣態都不一樣。最簡單的做法就像是大陸一樣,長官一聲令下,然後重新蓋一個古城。大陸就是創造一個新的古聚落。但我想,我們應該不是這樣做。所以,今天我從聚落的核心價值開始談論一個聚落保存的意義。

聚落生命變遷

聚落保存必須面向聚落生命變遷的事實,而思考如何讓聚落的個性、靈魂、生命有前瞻性的未來。聚落的生命是什麼?聚落的靈魂是什麼?如果我們詢問聚落的生命跟靈魂是什麼的時候,聚落保存就不會只是建築的修繕而已!

聚落生命樣態多樣

剷平(眷村聚落)(農村聚落)
荒廢(魯凱族好茶舊社)生活方式的選擇使得原本生活的聚落荒廢
特性轉譯(新竹縣尖石鄉司馬庫斯部落)
我們現在的生活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子了,但是對於祖先的文化進行轉譯。不只是看到一個不同的事情而已,而是進入一個地方感受另一種文化與生活方式。
特性深化(日本中富町)紙博物館的建立,收集了全世界各式各樣的紙。另外,紙張做出來的各式各樣的東西在這個博物館中,都可以找到。讓紙張進入生活中,並且在教育中深化紙張對於每個人的意義。

聚落生命力在於生活方式

人與天關係的價值理念議題信仰、生命哲學、道德、習俗、民俗活動、角色典範之價值表徵、文化精神之表徵、禁忌
人與人關係之社會運作議題人際網絡、社會關係與互動、社會組織、權力架構與運作、俗諺(呈現之人際關係)、語言、制度法令
人與物關係之環境掌握議題飲食、傳統技藝、生態知識、安全系統、在地產業相關知識技能、建築形式、日常衣著
人與自我關係之生命成長議題故事、生命經歷、歌謠、藝術、生活步調、品味

大埔聚落保存課題

生命放棄型聚落→傳統延續型聚落 空降殖入型聚落→轉化永續型聚落(尚有某種程度的文化系統性)(外來能量)

未來新的系統文化所應具備的價值系統是什麼?
單是處理硬體是無效的。
單依靠公部門的計畫與經費是無效的。
單辦理活動是無效的。
大埔聚落保存作為一種社會運動,需有明確的聚落保存運動主體,進行聚落保存定義與定位、聚落保存策略擬定;建立經營體系;發展支援網絡;檢視階段性任務。
大埔聚落的動態性價值經營之一:擁抱傳統依照一向工藝的傳統從事這項工藝,便承接了其中歷代傳統所延續下來的能量。
大埔聚落的動態性價值經營之二:小即是美建築量體大小的議題不在於視覺美感,而在於反映了生活方式與生活態度。

「聚落保存是一種生活方式」
聚落的價值在於選擇一種生活方式。
每一棟房子都是可以呼吸的,尤其是傳統的房子。

可是,自身理性不等於聚落保存價值(生活方式作為聚落保存價值)
公部門的行政理性是績效第一;屋主的利益理性是越大越好;廠商的商業理性是利潤至上;專業者的文化理性是理念實踐;學者的學術理性是文化保存;社區居民的愛鄉理性是地域振興;上述這些理性,是否有機會交織在一起?

討論與交流

李永展老師:謝謝老師對於核心價值的說明,當主持人的好處,就是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喔!我剛剛從13職等的政務官下任,瘦了10公斤啊!公部門不外乎法、理、情,而我又外加了兩樣,效率跟品質。今年,我又接了文化資產審議委員,對於大埔這個案例,覺得很有趣啊!公部門必須清楚知道說,當我們在都市計畫區中劃定為文化聚落保存區,跟劃定為歷史古蹟建築,這個差別在哪裡?
大埔事件提醒了公部門三個重要的面向:公共性、正當性,以及必要性。例如,臺北寶藏巖,整個聚落的建築展現了臺灣建築工法的演變。因此,那個聚落被保存下來,不是因為單棟建築啊!還包括這個聚落的住戶。因此,聚落保存的本身,包含了建築、住戶以及對未來的想法。
聚落保存其實是連結了過去、現在與未來三個部分。
剛剛曹局長提到,10年前,因為沒有被看到。所以找了國外的學者專家來,希望把這個聚落保存下來,但是進入到第二個10年,就變得很有趣了。因為那關係到我們對於過去文化生活的方式,取徑,然後延續到未來。
第二個議題是,馬祖作為一個世遺潛力點。馬祖的碉堡、坑道的樣態,如果只是把世遺的潛力點做為推動碉堡、坑道的觀光樣態,而忽略掉馬祖的生活樣態,這樣並無法持續打動人。
我們必須把一個地方的自然、生活、文化、地方歷史與空間整個緊密的結合。
聚落不僅只有保存,重要的是「活化」。聚落保存的意義,是在地居民因著自立而產生的變革運動。馬祖大埔的未來,應該要如何勾勒?這樣一個論壇的開場,我們真的是「闔各言爾志」。我們就依據這樣的順序下來進行分享。

曹以雄局長:我們做的聚落保存,不只是建築空間的保存,而真正的是生活方式與核心價值在哪裡?聚落保存其實保存的是一種人生的哲學,是主動意識中去「選擇」一種生活的方式。因為聚落保存是一種很深沈的東西。

謝春寶先生:找到核心性跟未來性,對於大埔是一個重點。我應該讓自己為什麼到社區,這樣的一個心來跟大家對談。我們對於傳統聚落的保護,只是引發了我們今天的論壇,每一塊土地都因為文化而偉大,而文化的偉大不是僅在於傳統的修繕,只是一小塊部分而已。社區存在必須要有共識。
很多人認為說,目前大埔的旅遊形態,會有希望嗎?
權力越大,規範的小事就是人民的大事。社區的經營意識是需要被監督。社區裡面的居民是要找出自己生存土地的聲音。
東莒燈塔在幾年以前,只有讓人感覺風景很好、拍照很好。但社區這樣經營的觀念,應該要變成一個進駐的服務,提升文化歷史的價值,讓這個東西變成無價。除了風景、建築的特色,更重要的是這個在地的文化打動了前來的遊客。
那大埔的核心價值在哪裡?對於我來說,這塊土地它改變了,我希望我的孩子再回到這塊土地的時候,它充滿了希望,充滿了活力。

李永展老師:決策者的小事是民眾的大事喔!這是很重要的提醒。每個土地都有自己的聲音,所以我們應該多聽聽大家的聲音。

馬管處代表林建成先生:首先,我在這邊,公部門也不能只講「法」。可是,我剛剛講說,事出必有因。補救的措施,改善的地方?以後的發展是否能夠有核心價值所在?對於福正跟大埔的整體性跟相容性,要有相對的核心價值所在。但我相信,溝通的方式是可以進行調整。

工務局代表朱秀珍:福正之所以不好看的原因,必須把當地人的因素拉進來。馬祖的問題太複雜,大家只會從建管、工務等去討論,但是馬祖還需要考慮馬祖鄉親各自的想法與需求。
當公部門被需求的時候,都會在一個有爭議的時間。當我今天嚴格去執行的時候,會一件事情都做不到。督審小組現在淪為一種「過水」,因為我們有一些手續要跑。文化局的一些案子,沒有進入到工程許可,我也只能睜一只眼、閉一隻眼。公部門在很多程序上都需要進行調整、協調。

李永展老師:公僕難為,官不聊生啊!但是建地容積還是可以被處理的啊!但是,我是覺得啊,法令制度是最低的要求。可是,我是覺得說,假設是對未來的提醒,大家願意一起去達成一個共識,這樣的一個討論與執行的樣態才會慢工出細活啊!

鄭惠琴老師:其實我12歲就離開這裡,我真的很不了解我的家鄉。我早期走社區營造,也很了解公部門、鄉親,以及大家的期待等等,中間的權衡真的很辛苦。所以,我現在就不談這個了。後來,我就想說,因為這個繪本要收集以前住過大埔的人的生活故事,因此我帶著小朋友訪問現在大坪住在大埔的人。後來,我就想說,那住在台灣的大埔人的想法呢?雖然,我最大的目的,是想要讓這些人收到繪本。我覺得未來大埔發展的核心價值,應該不是在修繕工法,或建築修繕。大埔很多的公共空間,一定有它的場域精神與價值意義,怎樣把它保留一個完整,是我覺得我可以做到的事情。可是,對於工法修繕,可能不是我有辦法做的事情。大埔未來發展的核心價值,我覺得還是會有,因為故事是存在的,你要怎麼讓人回來,因為這裡的風就是這麼迷人。我覺得大埔就是小套房,導覽解說員的訓練這些都是可以做的。

李永展老師:記憶與空間的結合,我覺得這才是真正沒有辦法被意會,只能來這邊感受的。

陳建光議員:剛剛秀珍講的壓力,我是可以體會的。第一個,馬祖地方小。第二個,你的老闆是民選的。所以,沒辦法,妳會承受一些壓力。馬管處有業績的問題,它怕觀光局糾正等等,因為工程必須按照期程中,這是盲點啦!
社區營造方面,還有如何活化?這個大家來談。這是我到歐洲去,我就覺得那些居民的共識,是很具體實踐的。因為那個建築是很一體的。到底我們聚落保存裡面,到底現代化的過程是不是可以結合?那我想,我們在今天這個場合,就是多聽。

劉榮華議員:我剛開始學習聚落保存,才發現我們這個房子真的好,冬暖夏涼的。所以,我福正修繕的所有房子,都沒有裝修冷氣。剛開始我做這個聚落保存的議題時,充滿了很多的希望。今天你要房屋修繕,你必須要培養價值,不培養價值就完蛋了。因為大家都是在賺錢。馬祖建築的建築物,它的價值意義在哪裡?職業道德?你的工藝品是不是藝術品?

李永展老師:地方的傳統知識,這個在聯合國的聚落保存很重要,是要被放在你生產的過程中去被考慮的。

遠眺大埔聚落